主页 - 苏州办证 - 苏州网
苏州办证【qq:333.5458.668★★电话:135.7217.6128(徽信同号)】苏州本地办证公司★验 货 满 意 付 款★专 业 制 作 证件、刻章★市 内
本地 送 货 上 门★(本 科/大 专/中 专/高 中/函 授/自 考)毕 业 证、学 位 证、资 格 证、驾 驶 证、行 驶 证、出 生 证、营 业 执 照、卫 生 许
可 证、士 兵 证、退 伍 证、军 人 残 疾 证、记 者 证、自 学 考 试 毕 业 证、成 人 教 育 毕 业 证 书、硕 士 研 究 生 毕 业 证 书、硕 士 博 士
学 位 证 书,设 计 印 刷 各 种 证 书、会 员 证 书、荣 誉 证 书、授 权 书、获 奖 证 书、资 格 证 书、流 水 对 账 单、公 证、征 信 报 告、刻章 等! 欢 迎 咨 询。
1.png
在历朝历代中,有多少人足智多谋,却英雄无用武之地?有多少人蒙冤,却有冤无处诉?有多少人真心相爱,却不能有情人终成眷属?——题记

昏昏沉沉中,我看见天空中一道光柱亮显,并以令人恐惧的速度朝我涌来,我本能地用手遮住前方,闭上了眼睛…………

唐朝

光柱果然将我带走,我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。我一个踉跄,眨了眨眼,怎奈就是看不清,我有用手揉揉眼,再去看,才感觉清晰些了。视野清晰了,神志也就明白了,四处张望,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。我细细观察四周,这绝不是片场,虽然人们都穿古装。不过,既然,不是片场,那会是哪,难道是我穿越啦?不是,不会吧?!

这才发现,整条大街上的人都围着我看“这个人怎么穿成这样啊?”“她是外族人吗?以前怎么没见过?”“虽然我大唐向来开放,但也不至于开放成她这样啊,这简直是伤风败俗!”……

我天!我这是来唐朝了?我自己都难以想象我惊讶的表情。好吧,来就来呗,这些人还都跟看怪物似的看我,我有这么奇怪吗!真是的!我眼珠一转,心想:既然都来了,那必然要想办法回去。想办法回去,必然要在这里找风水术士之类的人。现在大街上这么多人,我又谁也不认识,总不能让人当疯子吧,先把某件对这时候人来说稀罕的小东西卖了,买身衣服穿。嗯,好就这么办!哎呀我怎么这么聪明那!

就像我预想的一样,一块卡通表很快就以不菲的价格卖了出去。

一个摆摊的大妈在招揽客人,见我手中一包银子,便两眼放光,向我招手,故作亲切地说:“姑娘,来看看我这衣裳吧”我走到她的摊前,她接着说“看,这都是上好的布料,看这针脚多密!”她一边说,一边指着衣服上的纹路给我看。

我正心不在焉地看着,忽然一个声音吸引了我。“我罗通堂堂扫北大元帅,却落到这般田地,如今国家有难,我却什么也做不了!”他衣着华贵,面容俊俏,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,眼中却是万般的无奈与失落。原来这是唐朝贞观年间,眼前这个俊俏的男子便是令贼寇闻风丧胆的扫北王罗通。我听见他这话,不觉轻声一叹:莫不是他狂妄自大,唐太宗又怎会将他贬为庶民?他落得今天这步田地,又能怨谁?只怪他自己当初太骄傲。

看着他那满面愁容的样子,我想去安慰他一下。正当我借口走开,走到一半时突然想到:我只是个局外人,对于他来说这是必定的,这是他的命,我不过恰巧来到了这里,我没有篡改历史的权利……想到这里,我心中有说不出的酸楚,说服自己说:“这是唐朝,距离我生活的时间有一千多年,这里的人事物都与我没有半点关系,我还是不要插手的好……”

罗通,扫北大元帅,如果要怪,只能怪你自己彼时太过狂傲,谁也怨不得。唉,我无奈地摇摇头,街上的人群照样熙来攘往,谁也没注意那落魄地立在人群中的扫北元帅。唐朝的事,我这个二十一世纪的人无权问津……

正当我欲转身离去时,发现他那抹落魄的影子先行转身,不一会就被人潮吞没,在我眼前消失了……

想起落魄的他,我不禁又是一声轻叹……

我欲转身去找道士什么的回去,那道将我送来的光柱再次向我涌来,我不自觉闭上了眼睛,被它瞬间裹住……

清朝

我又是一个踉跄,但这次我清醒多了,看见周围的人都穿着马褂,梳着辫子。莫不是,清朝?正当我为这个问题暗暗思量,一队官兵驱赶犯人的声音吸引了我。

“快点!别偷懒!”一个长相粗野的衙役边用鞭子抽打着一个年近花甲的老翁,边冲老翁旁边那个伤痕累累的女子大吼大叫。

老翁一头白发凌乱不堪,走不动了,几乎是在地上爬。边爬还要忍受衙役的鞭打,他不住地求饶,怎奈无济于事。女子年龄在二十岁左右,正值青春年华,生的虽不是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,可也算美人胚子。衣服已经被抽打得破破烂烂,身上也是皮开肉绽,脸上挂满泪水与血水。边哭边向衙役们求饶说:“我,我求求你们,放了我爹吧,你们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!求求你们,放了我爹吧……”衙役们却一个个心肠如铁石,没有一个理睬她的。他们就这样被押送到了衙门……

我跟着他们到了衙门,看见那县令贼眉鼠眼、肥头大耳,心想:哼,又不是块好货!唉,怕是又要出冤案了……

果然不出我所料,女子和她爹扑通跪倒县令面前,边磕头,边哭诉说:“求县令老爷为我们申冤啊,求县令老爷为我们申冤啊,求,县令老爷为我们申冤啊……”那县令却不为所动,慢腾腾地说道:“你们有什么冤啊?可是安老爷家那已故的独子安少爷的事?”女子点头,哽咽道:“是,正是此事……”谁知那县令站起来,手一甩,道:“哼,你们说是安少爷强取豪夺,抢了你做妾,而他却不知怎么的就死了,你们却说与你无关,谁会信呢?安家老夫人说了,在安少爷死去的时候,他尸体旁边还有一面镜子,就是你娘家给你的唯一陪嫁。可惜镜子已碎了一地,还敢说不是你?!”那县令边说还不忘把手一摊,一脸欠扁样。我深深呼吸了一下,心想:这要不是在清朝,我早把他给干掉了!

我正愤愤地想着,那县令却接着说:“张家父女谋害安家少爷,图谋不轨,事情败露还拒不承认,给我关进大牢二十年!”我心中一惊,他连让人父女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人家,如此轻易判刑,这不是毁了这父女一辈子吗!那女子吓得惊慌失措,与她父亲共同求饶道:“大人饶命,饶命啊,我们真的是冤枉的,真的是冤枉的!大人,大人!……”他们就这样被拖走了,在被拖走的过程中,老翁还不断地求饶……

我心里真的很难过,有这样的事发生,我却什么都做不了,就连话,我也不能说。正当我为那对父女的遭遇而流泪时,那道光柱,没错,它又来了。这次我没有再闭眼,任凭它将我吞没,这次不知又会把我带去哪……

民国

那光柱把我带到一个林子里,看看自己周围,竟皆是坟墓。不禁双手抱臂,打了个冷战,我咽口唾沫(吓得),心想:去哪不好,怎么就来了个墓地呢?这不是要把我吓死吗……正这样想着,一阵悠长凄美又悲凉的歌声飘进我的耳朵,更加剧了我的恐惧。可恐惧心终究抵不过好奇心,我还是循着这歌声,去找源头了。不过几十步的距离,我便找到了歌声的来源……

那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,看年龄不过二十出头。她在一座新坟面前烧纸,上面刻的字是繁体,我只认识“民国三十八年”。原来,这是民国时期,全国人民共同抗日。这时候,前线吃紧,后方的人民也处于水深火热之中,随处有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情景。眼前这,便是情景之一。那女子不过才新婚吧?里面躺着的应该就是她的新郎吧?他们还没有享受新婚的快乐吧?就这样早早地分别了,还是阴阳两隔……

“花谢花飞飞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……花落人亡两不知——”那女子含泪为她已故的新郎唱完一曲《葬花吟》。歌声婉转,感情投入,让人悲从中生……

是啊,战争带来的是什么呢?红消香断无人怜、皆倚墓碑泪暗洒、沉于污淖陷渠沟……

我倚着一棵树,沉于无尽的伤感中,呵呵,那光柱又来了,我也就不在意它了……

结束

“再不起床,你就得迟到了!”耳边突然传来妈妈的河东狮吼,使我猛然从梦中惊醒。我大口地喘着粗气,出了一身的冷汗。蓦地做起来,挠了挠头,这才舒了口气:原来是南柯一梦,吓死我了……然后我一看枕头,上面泪迹斑斑,不禁笑道:“看来这眼泪倒是真的……”

现在,我只希望,我梦中的景象永远不要再发生。愿每个人都在 http://szbzve.wikidot.com/ 苏州办证

Unless otherwise stated,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